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羅思義:拯救了上百萬生命的中國政府,不應在經濟上被誤解

2022年11月28日 21:12   來源:觀察者網   

  【導讀】

  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的肆虐已近三年,當世界各國紛紛宣布“疫情結束”,并采取消極的措施應對疫情的同時,中國政府依然秉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堅持疫情防控。 如何看待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疫情應對策略,面對世界經濟的復蘇困境和外界對于防疫措施和經濟發展之間關系,在與觀察者網的交流中,英國經濟學者羅思義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所謂‘西方的疫情已經結束’完全是無稽之談,三年來,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挽救了這460萬人的生命! “防控不是導致經濟問題的原因,中國和西方皆是如此,現在是世界經濟40年來最糟糕的時刻,而中國經濟的表現依然遠好于美國和歐洲!

  觀察者網: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新冠疫情從2019年末爆發到現在已經近三年了,三年來它成為了縈繞在全球人民心中的一場噩夢。

  羅思義:你說的不完全正確。相比于中國,新冠疫情對于英國是更大更可怕的噩夢。

  中國現在是疫情之下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而我所在的英國目前的疫情依然處于失控之中。這種噩夢般的感覺不會出現在中國,而噩夢是英國正在發生的事。三年來,我通過數據,通過自己和身處西方的其他人的聯系了解目前西方新冠疫情的真實情況。

  因此,你說新冠是全球范圍內的噩夢并不準確,抱歉,它是除中國之外的一場噩夢。

  觀察者網:然而對于中國國內的一些人來說,他們認為的除了中國以外的世界,“疫情已經宣布結束了”,“人們可以自由地出國旅游”。

  羅思義:首先,可以滿世界旅游的人只占中國人口很小的比例,而可能因為新冠疫情而失去生命的人數所占人口的比例要遠大于此。

  因此,西方宣揚這種言論是最糟糕的,他們為了獲取利益不惜殺死上百萬的人。在中國的人們應該了解到這一點,這種言論是由西方炮制的純粹的政治宣傳。

  觀察者網:如您所說,面對疫情,很多西方國家選擇宣布“疫情結束”,隨即停止采取積極的抗疫舉措,而中國政府依然堅持“動態清零”政策。作為一名疫情爆發以來一直生活在西方世界的觀察者,您如何評價三年來在抗疫問題上,中國政府和西方國家選擇的這兩條不同的道路?

  羅思義:讓我們用數據說話。在中國,新冠導致的死亡人數略超5000人;而在美國,已有逾100萬人死于新冠,確切來說,死亡人數是108萬。

  不要忘記,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4.3倍。所以,若要了解美國式政策在中國會產生怎樣的影響,我們需要把數據乘以4.3。這就意味著,如果中國的人口死亡率與美國相同,那么新冠在中國導致的死亡人數會達到470萬。

  根據最新數據,中國的新冠死亡人數為5226人,相較之下,470萬這個數字顯得觸目驚心。你能想象470萬中國人在疫情中死去嗎?中國政府保護了中國人民,使中國人民免于一場飛來橫禍。

  反觀美國,在過去兩年間,美國的(人均)預期壽命縮短了2.7歲,F在,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超過了美國。新冠使歐洲面臨著繼一戰末期西班牙大流感后最嚴重的健康危機。

  再來看確診人數。中國本土確診病例共28萬8千例,而美國的數據是9800萬例。如果中國的人口確診率與美國相同,那么會有4億2500萬中國人感染新冠。你能想象這樣的情形嗎?

  如果中國實施了美國所倡導的“放開”政策,460萬中國人可能因此死去。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挽救了這460萬人的生命。

  順便提一句,疫情仍在持續。從每日新增感染人數就能看出,所謂“疫情已經結束”的說法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在接受采訪之前,我查詢了中美兩國的每日新增感染人數。中國的每日新增感染人數為2365例,美國的數據是46000例。按人口比例換算,把美國的數據乘以四倍可以得出中國的數據,這相當于中國每日新增16萬2000例。

  顯然,疫情并未結束。新冠導致的死亡人數同樣可以證明這一點。中國剛剛報道了兩例新冠肺炎導致的死亡病例,這已經使中國人感到震驚;而在美國,平均每天有340人因新冠而失去生命。按人口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的日均1130人。兩例死亡病例已足以讓中國人為之震驚。而如果中國政府沒有堅持防疫政策,會有1130名中國人在今天死去。所謂“西方的疫情已經結束”完全是無稽之談。

  另外,我們還要意識到,疫情真正的累積效應不在于導致成千上萬人死亡,而在于導致所謂“長新冠”。我不知道中國人是否熟悉“長新冠”一詞!伴L新冠”是指新冠對人體健康所造成的長期乃至永久性損害。這些后遺癥會持續至少3個月。

  在美國,遭受“長新冠”后遺癥的人數占總人口的8%,也就是說,有2500萬人被后遺癥困擾。按人口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的1億1千萬人。這一情況相當嚴峻。

  “長新冠”將對人體健康產生多個方面的長期影響

  讓我們給“長新冠”下一個更嚴格的定義。根據官方定義,“長新冠”意味著人們的日;顒樱ㄒ蛐鹿诤筮z癥而)嚴重受限。

  以我自己國家的數據為例。在英國,有40萬9000人遭受“長新冠”困擾。中國的人口是英國的20倍。按比例換算,這相當于中國有860萬人在數月乃至數年的時間內無法正常生活。

  我可以舉一些身邊的例子。我認識一位名叫馬丁·雅克的中國問題專家。他的兒子拉維·雅克就患上了“長新冠”,迄今已兩年了。

  拉維·雅克曾經是個很有天賦的年輕人。他就讀于斯坦福大學,獲得了中國頂尖學府的獎學金,還擅長小提琴。而現在,如果他一天中能下床活動2個小時,這一天對他來說就非常美好了——剩下的時間里,他只能閉著眼睛躺在床上“看”電視。

  至于西方的那些年老體弱者,他們幾乎時刻處于風險中,無法正常生活。以去餐館吃飯為例。

  你當然可以說,“你們要采取預防措施呀,比如戴上口罩”。但你不可能永遠戴著口罩,你不可能在餐館里戴著口罩吃飯。這就意味著,年老體弱者必須從這兩個選項中二選一:或者冒著健康永久性受損的風險去餐館,或者放棄去餐館。但當他們旅行在外時,不去餐館是不可能的,對吧?旅行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我對新冠疫情非常謹慎,我常常居家,并采取相應的預防措施。新冠疫情剛剛爆發時,我恰巧不在中國。在得知新冠可能傳入英國后,我所供職的研究所對工作人員提供了防疫指導,內容包括佩戴口罩、保持衛生、注意社交距離等。所以我做好了充分準備。

  事實上,我還能夠幫助英國的朋友們。那時候,在英國很難買到口罩。我從中國購買了口罩,并寄給朋友們。當時,他們對此持懷疑態度。他們問我:“你為什么要從中國購買口罩?”因為英國政府當時的宣傳口徑是不需要戴口罩,F在我的朋友們改變了想法。他們對我當年的行為充滿感激。

  所以,新冠疫情爆發時,我待在家里,感染風險相對較小。不過,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感染風險。我的妻子出門看望了我們的女兒,途中感染了新冠。

  幸運的是,由于她采取了嚴格的預防措施,出門的幾天內一直在做核酸檢測,她知道自己感染了新冠。鑒于我當時沒有感染新冠,我和妻子分開居住了2周。這2周時間里,我們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不同房間里。我幸運地沒有被傳染。

  這兩年時間中,我妻子只有過三次旅行,其中一次就使她感染了新冠。所以,所謂“疫情已經結束了”、“新冠并不危險”、“人們已經開始正常生活”的說法純屬無稽之談。

  總之,如我剛才所言,新冠疫情爆發時我待在家里。雖然由于我妻子執意出門看望已經成年離家的女兒,我并非完全沒有感染風險,但相對而言我還的處境還算安全。

  但旅行確實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只要我選擇出門旅行,就會面臨感染的風險,無論我是搭乘公共交通系統抑或搭乘飛機。所以,從旅行問題就可以看出,我們的生活根本沒有恢復正常。

  還有傳言稱,只要感染一次新冠,就能終生免疫。這就是“群體免疫”政策背后的依據。但是,這種傳言同樣是無稽之談。

  “感染一次就能終生免疫”的說法適用于一些其他疾病,比如天花。然而,這種說法對新冠來說是不成立的。有很多人已反復感染新冠。在部分案例中,有人感染新冠的次數多達5次。在前兩次感染時,他們的癥狀與流感類似,僥幸沒有出現新冠后遺癥。但“長新冠”在第三次感染時找上了他們,永久性地摧毀了他們的生活。所以,所謂“一切正!钡恼f法根本是胡言亂語。

  新冠疫情對歐洲人口造成了嚴重打擊,至少在我有生之年,這應該是歐洲所受歷次打擊中最嚴重的一次。在新冠疫情中死去的美國人比在越南戰爭中死去的美國人還要多——大約是后者的30倍。美國的人均預期壽命因新冠而縮短了2.7歲,這是過去一百年間從未發生過的。這是一場災難。西方向中國人民選擇性呈現的畫面完全是謊言,是虛偽的宣傳。

  西方企業之所以炮制這樣的謊言,是為了盈利。在西方,這些企業放任無數人失去生命、放任無數人的生活被毀掉,僅僅是為了盈利。只要看看西方人民在新冠疫情中所遭遇的一切,就能明白資本主義是何其殘忍、中國人民又是何其有幸能生活在社會主義的國度中。

  觀察者網:如您所說,中國政府一直以來的抗疫舉措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這是不容置疑的。同時,我們也看到,疫情也給經濟帶來了很大的沖擊。很多人會因此質疑中國的嚴格的防疫措施會延緩經濟復蘇,導致中國在國際競爭中處于劣勢。作為一名經濟學專家,您如何看待防疫和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

  羅思義:首先,即使是你也低估了目前西方世界的問題有多么嚴重,因為你說“中國政府挽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準確地說,中國政府挽救了上百萬條生命,而非僅僅“成千上萬”。而在我們這一方,正如我所說,就是460萬生命的逝去。你的判斷顯示出你在中國被保護得多么好。

  你是支持中國政府的政策的,但即便如此你依然低估了中國政府在這場疫情中救了多少人。我不是批評你,事實就是如此。這也給了我一種思考,在某種針對經濟問題宣傳攻勢下,有多少人誤判了中國的形勢。

  最新一個季度的中美兩國GDP指標已經公布。我們可以回看近三年,從2019年的第三季度開始看三年來都發生了什么。那時正好是疫情爆發之前。

  三年來,中國經濟增長了14.3%,平均每年增長4.5%,按照中國的標準確實是慢了。 但讓我們對比一下美國,美國在這段時間內增長了4.7%,大約每年1.5個百分點。因此,雖然她的經濟增速確實放緩了,但依然是美國的三倍,因為美國經濟增速放緩的速度更甚于中國。而歐洲地區三年來增長了2.8%,中國的增長是歐洲地區的5倍。

  所以,目前的情況并非所謂西方國家經濟一片大好而中國經濟陷入低增長。因此,認為中國因為拯救了上百萬人民的生命而導致經濟上的表現不佳,顯然是錯誤的。

  看看現在的情況,美國的經濟問題又是什么導致的呢?是他們搞了所謂“封鎖”嗎?顯然不是,F實是,美國的經濟問題是投資不足導致的,美國的固定資產投資持續萎縮,已經從60年前的占GDP的11.3%下降到如今的不到3.8%。

  美國經濟發展緩慢是由于缺少投資,而中國經濟的風險并非來自疫情防控隔離,因為總體來看,被隔離影響到的只是一小部分民眾,大部分人可以過正常的生活。中國經濟如果要出大問題主要是當投資大幅下滑或者經濟缺乏刺激的情況下,這是影響當前經濟的問題所在。

  因此,防控不是導致經濟問題的原因,中國和西方皆是如此,認為西方經濟正在快速增長的觀點也是不正確的。這非常地糟糕。美國年增長1.5%,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明年還會下降。衰退是西方的大趨勢,即使在2021年和今年有略微的恢復。在西方,最好的情況是經濟發展緩慢,而在很大部分地區,比如歐洲,有很大的概率會陷入衰退。

  那些認為西方正在通過放棄防疫挽救自己經濟的說法是罔顧事實的謬論。而那些宣稱中國因為防疫而遭受沉重痛苦而西方因為放棄防疫正在越來越好的言論也是沒有事實依據支撐的。

  觀察者網:是的,防疫和發展經濟并非非此即彼的選擇題,中國政府也一直在優化防疫的具體措施。您認為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我們應該如何去平衡兩者的關系,我們應該如何看待當今世界的總體經濟形勢?

  羅思義:這里涉及兩方面的問題。

  首先,中國保護了自己免于像西方那樣遭受到疫情的第一波巨大沖擊,挽救了460萬生命。這是最首要的事情。

  而疫情本身也在發生變化。舉個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的所謂“西班牙流感”,奪走了上千萬人的生命——那時幾乎沒有相應的醫療設備而現在我們有。無論如何那一次的疫情在1920年代初最終逐漸平息,在當時沒有任何有效應對措施的情況下,這也許是因為病毒本身的特點決定的。醫學專家對此也許更有發言權。

  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中國已經保護了自己免遭病毒致死率高的最初幾波疫情的沖擊。接著,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就有能力讓醫療設施和疫苗逐步到位。同時引進針對性治療的藥物,醫護人員也對如何治療更加有經驗。正因如此,之后的一段時間雖然新冠依然在傳播,但毒性相比于一開始已經有所減弱。

  我們可以看到當下的情形,中國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新增新冠死亡病例,有時候偶爾會有一兩例死亡。然而如果你把同期的美國新冠死亡數據與中國進行對比,你會看到超過1000例的死亡。這說明中國很好地應對了局面。

  在經濟方面,西方正面臨嚴重的滯脹——持續半個世紀的通貨膨脹和經濟下行相結合的產物。美國的通貨膨脹最近達到了40年來最高的9.1%,美國宣稱這是由于烏克蘭戰爭,顯然這是一個謊言。

  你只需要核對一下時間線就能發現真相。美國的通貨膨脹率從2020年5月的0.1%一路漲到到2022年的7.5%,這都是發生在烏克蘭戰爭之前,最新的通脹數據達到了7.7%,俄烏戰爭之前這個數字已經是7.5%——95%的通脹是發生在俄烏戰爭之前的。因此,認為通脹源于俄烏戰爭是一條顯而易見的謊言。

  關于這輪通貨膨脹,我在此不想做深入討論。詳細的分析請大家看我最近正在寫的一篇文章,里面詳細分析了美國這輪惡性通貨膨脹的原因和其可能導致的嚴重經濟后果。

  根據預測,美國明年的經濟增長將是1%。這種情況是在美國全國上下沒有進行疫情防控隔離的情況下發生的。因此,經濟下行并非防疫導致,根本原因是美國的經濟政策。

  與之不同的是,中國實施了供給側改革政策,雖然消費端增長不是很多,但是投資的增長得到保證。而在美國方面,雖然單純的消費增加了,但是沒有投資的增長,導致了非常高的通貨膨脹。

  對于中國來說,拉動消費很有必要,因為防疫一定程度上導致了零售業的下降。但是中國沒有一味從消費端刺激,而是在供給側進行刺激。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未來經濟的增速依然會快于美國,今年如此,明年會更加明顯。

  所以,中國的經濟復蘇從本質上和疫情,以及抗疫措施沒有關系。如果所謂疫情防控影響經濟復蘇,那么現在美國經濟應該增長迅猛,相反,美國經濟正在放緩。對于經濟增長,最重要的是經濟政策和投資,而不應把經濟直接和防疫掛鉤。

  因此中國民眾首先應該感謝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現,其次他們也應該了解中國政府在經濟政策上也是成功的。顯然,從世界經濟目前的負面情況來看,現在是世界經濟40年來最糟糕的時刻。確實,中國經濟增長略微放緩,但減速的主要原因絕非疫情。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世界經濟目前處在一個非常負面的情況之下,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經濟的表現可以說依然是可圈可點的。(作者羅思義,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觀察者網特約作者)

(責任編輯:馮虎)

羅思義:拯救了上百萬生命的中國政府,不應在經濟上被誤解

2022-11-28 21:12 來源:觀察者網
查看余下全文
26uuu亚洲综合色男人的天堂